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云梯

云梯





只要到了深夜,像这种国道线沿路的公园周围人气就很低,基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只是为了防止犯罪为黑暗所隐蔽而直立着的无数路灯,发出冷冷的白光,默默地照射在白天上班族和白领们休息的长椅上。


就是那样一个环境中,竟然有两个人站立在这个冷清公园的门口,实在是很少见的情形。


这两个人大概二十四五的样子。


一个发育良好,看上去很娃娃脸的清秀少女一直很不安,不停的环视着周围的情况。

而另外一个青年肤色略黑,是那种健康的晒黑的麦色肌肤,头髮削成薄薄的,染成淡金色,全部都梳到后面,他低着头对着那个娃娃脸的青年询问一样地说着话。


本来这是很普通的事情,即使是这样的深夜,但是这件事比较奇怪的或者说醒目的地方在于前面那个不安的清秀少女全身一丝不挂,赤身裸体,这就有点诡异了。


「怎幺还不进去?快点!」

麦色肌肤的青年催促着怯生生的不安的那个少女,然后推着她光裸的背,让她进入公园。


仿佛被押解的犯人一般,那名少女不安地小声道:「公园这边,似乎太明亮了。」

声音那样微弱几乎是一出口就消失在空气中了。

「怎幺了?站在这里就不怕被人看到吗?」

黑皮肤的青年看了看宽敞的直行线,脸上露出嘲弄的笑容。


路上不时有大型卡车轰响着开过。

他们两人异样的情形遮蔽在自动销售机的阴影一侧,但是那样明亮的灯光下,总是感觉到似乎刚才开过的几台车中有注意到这个特别情景的。


「这里的车那样多,也许有妳公司的同事经过呢。」

这句话非常灵光,立刻让犹豫的少女步入了公园中。

通过似乎隔断外界一样繁茂的树丛后,来到一片青绿的草坪上。

沿着草坪走过去,立刻就可以看到一个专门的儿童游乐公用场地。

滑梯、秋千、跷跷板、迴旋塔、云梯还有沙滩等等。

晒黑的青年停住了脚步,用手捋捋散落下来的前发,把头髮往后甩,然后询问一直垂着头的对手。

「不错啊,很不错,选一种吧,藤原喜欢那个呢?」


少女沉默并没有回答。


垂着头,凝视着地面,掩饰着慌张和焦虑屏住呼吸在心中不断祈祷。


「如果妳不回答我,那就由我决定了?」


「主人....」


少女抬起头,看了一眼主人又低了下去。


他所害怕的那个黝黑皮肤的男子,满足地笑着道。

「刚才不是说好了吗?在外面玩一次。」


少女那害怕的脸立刻就变成快要哭泣了。

「请主人...饶了小奴吧。」


「哭什幺呢,这可是契约里有规定的啊...」


男人用冷冷的眼光瞪着少女的脸,故意那样温柔地问着她,显得非常嘲弄的滑稽。


少女看到这个丝毫没有宽恕意味的眼光,只好转过脸,忍住快要溢出的眼泪。


「还没要妳做什幺就哭了,待会会让妳哭个够。」


听到契约二字,少女的表情立刻变了。

「主人...那个...」

「是啊,如果不完成所订的契约内容,妳在公司会很辛苦吧?」

被亮出绝对不能违逆的理由,少女咬紧牙关再次垂下了头。

业绩一直无法提高的她为了不至于被解雇,便在一周前给从前的同班同学打了个电话请求説明,那时对方提出的契约的条件是,听从甲方所说的事。

她小心翼翼地对同学说:如果甲方要金钱的话比较困难,同学的回答是用劳动服务来偿还好了。


当时完全没有意料到他自己应允的这个劳动服务的实际含义,这个结果远远超出她所想像得到的事态。


「在家里玩也是一样的,只是地方变化而已,好吧,就这里好不好?」


「主人……求求你,回去好不好,只要在家里,不管你说什幺做什幺我都愿意。」

少女几乎用欲哭的声音抖抖嗦嗦地请求着。

忍耐着不哭出来,但是声音一直在发抖。

「明白了。」


被叫做石田的青年黑色的面孔颦蹙起来,似乎有点不高兴一样歎一下气,转过了身子,背对着藤原。

「那我就回家了,妳也回去吧,自己走回去。」


乾涩的,如同哀鸣一样的细小声音,从少女的喉咙挤出来。

「这样是很难的……离早晨也没多少时间……」

「是啊!」

石田冷酷地回过头,脸上浮出残酷的喜悦笑容,毫不留情地注视着藤原。


「公司就在附近吧,就让大家欣赏妳的身体好了。」


少女呆住,看着对方也斜着眼睛,一边喀啷喀啷把玩着口袋里钥匙,一边开始往带他们来的汽车走去。


石田没走多远,少女立刻沖上去,抓住了他,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赤身裸体怎幺回去.


「不要丢下我,我听主人的!」

「云梯真低啊...」

石田吊在云梯上,因为太高了,所以这个活动只能弯曲起脚。

当人高马大的他向下运动的时候,总在膝盖快要碰到地面的时候就挺起来。

然后在那里做着上下运动。


可是,少女没有那种心情看。


「啊啊,不快乐是吗?」

石田跳下来,仰视着少女。


少女被放置在云梯的横档上,每一个横档都有一定的宽度,所以无论他怎幺想要并住脚,也不能挡住来自下方注视阴部的视线。


坐在云梯的横档上,路灯的光立刻就更近地照射在自己身上。


这个中间的高处位置,让他成为中心点,这个时候无论从公园的哪个入口进来,都能清楚看到她的身姿。


「啊,真是美景啊,前面这些浓密的阴毛和小穴和后面屁眼都能清楚看见呢!」

听到这些下流言词,她那坐在生锈的铁杆栏上臀部因为害羞和痛苦而颤动起来。

铁杆栏深深陷入他屁股那些结实厚厚的肉当中。


「妳这个坐姿,让我更好的观赏你的一切。」

石田掏出钥匙,按下了钥匙圈上附着的灯。

虽然是很微弱的光亮,但是还是很清楚地照亮了少女的股间。


「真厉害啊,都湿润了,好像变得很淫蕩的样子了。」

出神地凝视着的少女的下身,阴蒂充血着从阴唇探出头来,石田用手指去摩擦着少女的阴蒂,另一只手着先伸进少女小穴中,抠着少女小穴里的G点。

「啊....啊....主人....啊啊啊...」

少女小穴那经的起这样玩弄,淫水分泌的出来,小穴夹着石田的手指,整个臀部都在颤抖着。

石田脸上一边浮出极快乐的微笑,一边命令道。

「还要我帮妳手淫,别忘了妳什幺身份。」


从一周前开始,用跳蛋责罚自己的阴蒂,然后用浣肠液洗着自己的屁眼,且不是一下就让自己排洩出来,而是用特大号肛塞塞着。

后来白天的时候,早上上班时,石田就在少女的小穴和屁眼内放了跳蛋,并且要求少女穿上特製的皮革内裤,那内裤堵住了少女的尿道和屁眼,一整天都不许排泄,夜晚少女让主人先是让主人在屁眼灌入了大量温水,并且塞入跳蛋,最后用肛塞塞住不让排泄,接着要求少女把双腿张开到最大,自己拨开少女的大小阴唇,用舌头舔着少女敏感的阴蒂,尿道也被塞入尿道塞,舔着阴蒂同时,用手指抠着少女阴道内的G点。

不轮少女如何求饶和哭泣,石田都没有起怜香惜玉之心,只是把少女虐待的更惨。

但是,至今为止高潮到尿失禁却是没有过,因为都被尿道塞给堵住了。

少女无言地把自己的手指送到口中,用唾液充分濡湿它。

映射着路灯的白光在黑夜的衬托下亮闪闪地反射着特殊的光,然后用探寻的姿势在小穴处摸索着,在手指沾满自己口水和淫水之后,深深吐出呼吸之后,在把两跟手指插入了屁眼。


「啊....嗯...啊」

少女的眉间微微皱起,喉咙吞下唾液,嘴唇微微发乾。

她再次深深呼吸之后,把手指插入到屁眼里头。


「啊...啊....啊...」


「我是这样教妳的嘛?」

听到那个不满的声音这让藤原的运动立刻停止。

石田不满地说道,「该怎幺做,上次说过了吧?要照那样做!」

「主人....稍微等等好吗?」

少女可可怜兮兮的求饶。

「让小奴稍微……适应一点之后……」

不久之后,肛门适应了异物感之后,两个手指开始顺畅地动作起来。

像用很轻力道在玩扭手腕一样地玩弄着内壁,推动翻拨着屁眼中敏感的地带。

这种刺激立刻让阴蒂更加的硬挺,小穴的张合速度更快,屁股因手指入侵微微的颤抖着。


「啊……啊……啊...啊」

「喜欢这种感觉嘛?这样很开心嘛?」

石田窃笑着问着少女。

不常有的那种喘气声不断地从死死咬住的嘴唇中漏出来,即使死死屏住呼吸,但是因为她自己蹂躏肛门的右手,和小穴张合中流出的淫水,都明显的说明了一切问题。

「是什幺样的感觉?说说看吧?」


「……啊……嗯...不....啊..」

少女的涨红,转向石田几乎说不出话,但最后还是闭上眼回应石田。

「主人...屁股里面....真的...啊...很爽。」

「请用完整的词句,明明白白地说清楚。」

看到石田脸色一沉,然后命令的时候,藤原的表情立刻更加黯淡,只好遵从命令。不情愿地回答。

「用手指……推动……屁眼....里面……真的...很舒服……」

「是怎样的推动?妳说说看」

「……这里……这样……推动……」

二根手指插在里面,指尖慢慢揉搓着敏感地带。

一边这幺做着,一边少女喘着气回答。


「这里…啊……里面……啊……用手指……推上去……的话……」


不断在抽插,让少女整个身体,都在痉挛,屁股颤抖越发厉害。


体会下半身蔓延的甜甜的喜悦的少女,把第三根手指也插入屁股深处。

「啊……嗯……唔……屁股……很舒服……」


少女听话的把屁股的括约肌用手指拨开来,显现出里面暗暗的空洞。

石田用钥匙圈的灯一边照一边仔细观察着那个洞的内部。

「屁眼里面是红红的肉,样子很淫蕩下贱,好了,看到了。」

这个时候少女的阴蒂已经完全充血了,小穴也流出大量的淫水,弄的栏杆都是水。

「……不要……看.....啊…..啊……」

因为欲望而不断运作的少女,自己的手指加大了力度,很大幅度地摇动着肛门,苛责着里面的性感带,因此连外面的小穴和肛门连接的会阴部分都摇动起来。

「啊啊…………很……屁股……很……那样……」

「真淫蕩,小母狗....自己发浪了啊!」

石田只说了一句,然后一把抓住藤原的手腕然后猛一拽。

扑哧一声带着粘质的声音手指被抽出,肛门立刻腾空出来。

「…啊……啊…」

藤原立刻浑身痉挛,紧张的肌肉都涣散。

「一个星期的调教,竟然放得下三根手指头……」

「可是,那是……」

「妳啊,真是货真价实的变态!自己打开自己的肛门做得那幺起劲!」


被石田痛駡的少女面露痛苦,不安穿过他的眼中。

被照亮的肛门反复抽搐着,看来渴望着刚才的下流运动。


放入的手指被拔出的时候空气同时进入,屁眼和小穴都渴求着插入。


「这样渴望……我也不高兴玩呢,」

石田轻视地望着藤原,从外套口袋里取出了什幺。

「既然妳那幺渴望,那就来锻炼一下。」


在少女眼前的,是两个黑色的橡胶製作的气球。


模仿阳物的样子而做,和之前用来扩张的香肠气球形状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握住的部分动力泵部分更加大。

根源部分——那个有盖子的圆形的地方意外地很小。


石田只是让这个气球稍微鼓起,然后交少女。


「把这个插进去屁眼和小穴内,快点。」


少女把其中一个塞入口中用口水润滑,一个就这样插入小穴,就好好像刚才润滑手指一样用唾液弄湿了气球,然后插入肛门。

因为材料的缘故,发出很大的噗哧噗哧的声音。


「真是下贱的声音.....」

轻蔑的言词让少女轻轻咬住了下唇,不发一语。


这个时候,气球也塞入了体内,为了怕滑出来少女用手抵住了气球的根部。


「要开始充气了哦!」石田这样说。


石田按下开关,气球开始打气,气球在少女阴道和屁眼内,以原来的作为中心,不断膨胀起来,慢慢扩大着。

连续不断膨胀的气球,根部刚好可以流在外头,所以完全可以像盖子一样刚好盖屁眼和小穴的穴口。


对于已经放掉了按住的手但也难以脱出去的粗的气球,少女一边发出低低的呻吟,一边努力忍耐。


但是,石田给予的命令过分严酷。


「把两边东西排洩出来来!」

因为命令是石田发出命令,少女想照做但太难了,因为那个形状根本就没办法排出来。

「主人....啊... 太难了....啊」


「不拿出来就惨了啊,不加油吗?」

石田的眼睛在笑,然后按动了气球遥控开关的震动按钮。


「有没有认真排泄啊,不然就惨了,拿不出来可怎幺办啊?」


「啊……主人.. 那样……啊……呀……」


少女立刻叫喊起来,根本没心情考虑会不会被谁看到的问题了。

因为那个时刻气球的震动器功能已经开始了,充满着直肠和小穴的那两个气球开始激烈地振荡开来。


「啊啊啊…… 不要……啊……啊……那样……」


少女上半身奇怪地弯曲起来,摇晃着脑袋,连头髮都散乱起来,胸部也跟着乱晃了起来。

屁股内敏感的地带被不停地推动着,小穴里的G也同步被责罚,几乎是整个阴部範围内两个敏感地带同时被玩弄。

于是前面的小穴起开始溢出淫水,小穴开合着,淫水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
「停下来……不要……啊……主人……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

全身反复痉挛的少女,眼中溢出了泪水。


「想要停止就排出来啊,要我按下停止键是不可能的。」


遵从命令的少女只能拼命夹紧屁股和小穴,由于这个原因那个振动给了内部更大的刺激,这使她不得不更大声地哭泣呼喊。


「主人....饶了...小奴....啊啊啊....」

最后,少女只能在屁股和小穴的刺激而高潮,一边高潮,一边继续忍受着屁股和小穴的责罚。